第谷:改变欧洲历史的“占星学之王”

第谷的天文观测值比以前最好的观测值要精确几十倍到上百倍。他先后观测了777颗恒星的位置,并编制了一个误差极小的星表。

第谷详细观测、研究和记录过月亮行星和慧星的运行情况,取得了大量精确、宝贵的天文观测资料和准确的数据和记录。

第谷是丹麦人,是丹麦皇室的专职占星师。由于他的占星技艺超群,丹麦国王将位于丹麦海峡中的汶岛(Hveen)赐与他,并拨巨款令他在岛上修建宏大的天文台和大量天文仪器。

这次预测尽管看来不是那么精准,但是土耳其苏丹确实死了,所以,第谷引起了欧洲各国的重视。

瑞典国王死后,他的侄子波兰国王齐格蒙特三世企图夺取王位,他宣称自己是瑞典王位继承人,并开始组织军队准备进攻瑞典。

瑞典国王的王子古斯塔夫虽然在王位竞争中居于下风。但是,他积极地组织防御,成功挫败了对手,在第谷去世十年后,终于登上了王位,并成就了“北方雄狮”的一代霸业。

据17世纪的历史学家记载,正是第谷的星占预言,鼓励了他的勇气,使之下决心去夺取那个几乎被他人揽入怀中的王位。

对于占星学的各种各样反对者,第谷认为“惟一有真才实学的”是皮科(Pico)伯爵,因为皮科伯爵试图从根本上驳倒占星学。

然而第谷接着又指出:不幸伯爵之死却恰好证明了占星学的正确——有三位占星学家都预言火星将在一个时刻威胁伯爵的生命,而伯爵竟线日)。

“占星学家并未用星辰来限制和束缚人的愿望,相反却承认,人身上有比星辰更崇高的东西。只要人像真正的人、像超人那样生活,他就能依靠这种东西去克服那带来不幸的星辰影响。……上帝将人塑造成这样:只要他愿意,他自己就能战胜星辰的影响。”(《第谷传》,第28页。)

也就是说,人的命运虽可通过占星来揭示,但命运并非绝对不可改变,人的意志和自身努力就有可能改变它。

养父送第谷学法律以阻止他与天文学界朋友接触还派家教看管他

为使第谷得到良好的教育,在第谷七岁时,他的养父兼叔父约尔根就雇了家庭教师为第谷单独授课,第谷先跟着家庭教师学习拉丁文,此后又陆续学习了当时丹麦小学生应学的所有课程。约尔根期望养子将来成为政治家,第谷十三岁时,他送第谷去哥本哈根大学学习哲学。那时候,接受初等教育后便进大学的情况并不罕见,因那时大学课程之深度远较当今为低。刚进校时,第谷学的是中世纪学校中的所谓三学科,即文法、逻辑和修辞。接着他又学习了希腊文、拉丁文以及亚里士多德的辩证法以及中世纪学校中的所谓四学科——算术、几何、天文和音乐。

1560年8月21日,进哥本哈根大学才一年的少年第谷首次接触到天文学。根据天文学家的预报,他观测了这天发生的日食。这次日食在葡萄牙等地可以见到日全食,但在丹麦哥本哈根只能看到日偏食。第谷不仅对日食观测本身感兴趣,而且对天文学家事先的准确预报深感惊叹,他曾对人说道:“人们能够如此精确地知道天体的运动,能够提前很长时间预告天体的方位和各天体之间的相对位置,真是神奇无比。”于是,他下决心钻研神秘的天文学。他买丁一部托勒玫的《天文学大成》,一有空闲就孜孜不倦地钻研它,并与哥本哈根一些爱好天文学的朋友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但是期望儿子成为政治家的约尔根对此并不满意,坚决反对他在天文学上浪费精力。为了使第谷摆脱哥本哈根那些爱好天文学的朋友们的影响,同时也是遵照贵族子弟必须熟悉法律的要求,在第谷16岁时,约尔根将他送往德国的莱比锡大学学习法律。约尔根还派一位名叫维德尔的家庭教师与他一同前往。维德尔只比第谷大四岁,他不仅要照顾第谷的生活,而且负有看管和辅导第谷学习的责任。这位家庭教师还在该校旁听历史课程,后来成为著名的丹麦皇家史官。在莱比锡大学,维德尔为了尽到自己看管第谷并使之专注于法律学习的职责,煞费苦心,但这丝毫阻挡不了第谷对天文学的浓厚兴趣,尽管第谷在白天也常去听听莱比锡大学的法律课程,但这只是为了应付维德尔的督查,夜晚,当维德尔外出或入睡时,他便偷偷地钻研天文学,用自制的仪器观测星空。

第谷早年自制的天文观测仪器中,有一种称十字仪,此仪器虽然很简单,但用于测量两星之间的角距离却颇为有效。

1563年8月,发生土星与木星相合的天象,年方十七岁的第谷通过观测发现,由《阿方索天文表》推算的这一天象发生的日期竟与实际情况相差一个月之久,而用当时最精确的《普鲁士天文表》推算的这一天象发生的日期也与实际情况相差数天。这事给第谷以很深的印象,使他认识到进行天文学实测工作的重要性。

1565年春,丹麦和瑞典爆发了战争,第谷奉养父之命离开莱比锡大学回到家中。同年初夏,丹麦国王腓特烈二世在返回哥本哈根城堡途中不慎落水,当时任海军中将的约尔根·布拉赫奋力救驾,但自己却因此受凉得了感冒,不久便去世了。第谷对养父的去世十分悲痛,但对此后再也不会有人干涉自己钻研天文学又深感欣慰。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必偷偷摸摸地钻研天文学,而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从事此项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