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乎的曼联何去何从?

首轮不敌布莱顿之后,曼联全队上下的压力本就不小,一方面来说,主场输球且踢得浑浑噩噩,这本身就不太说得过去,另外一方面,有关转会方面的困扰仍未散去,比如C罗到底走不走,德容和拉比奥特到底来不来。难怪有媒体分析表示,目前尚处在“内忧外患”之中的曼联恐怕近期难有上佳的发挥,但殊不知,这失利过于惨痛了。

20分钟就被对手梅开二度,同时门将还出现“黄油手”,这种情况下曼联半场0比4落后,似乎是可以理解的。这绝不完全是技战术层面的失误,而是球队在心理层面已经被对手打崩,这还是在C罗以及拉什福德都重新回到首发的前提下。这样的“红魔”都能被对手踢得溃不成军,半场比赛就缴械投降,不知道荷兰人还能有什么灵丹妙药来治疗一下病入膏肓的曼联。

滕哈赫是1921年来,首位遭遇开局2连败的曼联主帅;布伦特福德成为英超历史上,第3支在半场就打入曼联4球的球队。此前的两队是热刺(2020年10月)和利物浦(2021年10月);上次曼联在顶级联赛35分钟就丢掉4球,还要追溯到1990年5月2日,当时他们客场对阵诺丁汉森林,25分钟就0比4落后;曼联自1960-1961赛季以来,首次在顶级联赛前2场就丢掉6球以上。

这些数字中,还有一个有点令人哭笑不得。曼联现在排名英超垫底。上一次曼联在英超垫底还是在1992年8月,当时他们在开赛后首轮1比2输给谢菲尔德联队,第二轮又3球输给埃弗顿,在22队中排在最后,但那个赛季曼联最终获得了首届英超联赛的冠军,20年之后,曼联再次上演类似的剧情,那么赛季结束时曼联的排名会是第几呢?

不管几个月后最终的排名会是多少,至少现在,曼联是垫底的队伍,滕哈格作为第一责任人,自然是脱不了干系,荷兰人说:“球队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解决目前的问题。教练必须要给球员信念,球员自己也要有信念才行。这场比赛布伦特福德球员更具饥渴感,对方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我半场换3人是为了给球队注入新鲜血液,但如果有可能,线人也换了。球队犯下不少错误,很多错误不应该犯。目前的情况是上赛季的延续,球队必须尽快做出改变。”

此役曼联全队发挥不佳,在这当中最郁闷的是首发出场的C罗,本就想要离队的“总裁”又在客场遭遇一场惨败,或许这将加速他离队的进程,一个有意思的事出现在赛后,葡萄牙人离场后只与曼联教练组简单进行击掌,没与滕哈赫握手和进行交流,直接走向了更衣室。

【科普】为什么曼联队歌改改词就变成了热刺队歌?

英超还剩最后一周,但热刺已无主场比赛,所以上周日迎战曼联,便是“旧”白鹿巷最后的纪念。说来也巧,正因为对手是红魔,这场告别之战便有了两队球迷共唱同一旋律的奇景。客队拥趸高歌《光荣属于曼联》,而热刺也有一首《光荣属于托特拉姆》。论名气,前者在当今足坛可能更为有名,不过也千万别误会——热刺绝对不是在模仿对手,而只是与红魔改编了同一首非常经典的歌曲。

论年份,《光荣属于托特拉姆》其实比《光荣属于曼联》更老资格。早在上世纪60年代,“Glory, Glory, Tottenham Hotspur”(光荣 光荣 托特纳姆热刺)的歌声就开始在白鹿巷响起。因为人数众多,有时候热刺球迷还会把旋律带到客场。而曼联的正式版本则直到1983年才出现,由乐队“赫尔曼的隐士们”成员之一弗兰克伦肖填词谱写。

伦肖填词是为庆贺红魔杀入当年的足总杯决赛,所以在《光荣属于曼联》中便有了“我们正在去温布利的路上!”等等剧情描写。《光荣属于托特拉姆》的歌词则相对比较简单。“托特纳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队”,“北伦敦的骄傲是白鹿巷之王”,反反复复都是球迷直白赞美心爱球队的声音。不过无论歌词是名家改编还是球迷自创,朗朗上口的旋律都是一样。这也正是两首队歌来源的特点——歌词随便改,曲调永流传。

按照西方相对公认的说法,《荣耀属于XX》均改编自美国名曲《共和国战歌》(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后者创作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是由茱莉亚沃德豪女士在1861年填词谱写的一首爱国歌曲。该曲又脱胎于一首名为《约翰布朗之躯》(John Browns Body)的进行曲。后者曾传唱于北方联邦军军营,被认为是为纪念被杀的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而作。这首歌的词作者究竟是谁现在已无从考证,而最早版本的歌词也比较粗俗不堪,这才让听到激昂旋律的茱莉亚豪有了改写新曲的念头。

至于《约翰布朗之躯》的作曲是谁,至今也没有统一的说法。有一种观点认为它是由威廉史泰夫在1856年完成,是乐曲《迦南之乐土》(Canaans Happy Shore)的旋律。不过也有人认为史料不实、证据不足,作曲者可能另有其人。可以确定的是,类似的旋律其实很早就曾在各种赞美诗中出现。“glory, hallelujah!”(光荣 哈利路亚!)的歌词句式在美国甚至可以追溯到1800年前后。

曲调历史悠久,《约翰布朗之躯》和《共和国战歌》又声名远播,这一个半世纪以来再出各种改版也就不足为奇。单说体育界,把旋律借过来再把歌词“哈利路亚”改成本队队名的就不只是热刺和曼联。其中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改编的热刺还不是最早开始行动的,苏格兰足坛在1950年代就已经有了《光荣属于爱尔兰人队》,由已故苏格兰歌手赫克特尼科尔填词。

1968年,英格兰利兹联队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版本。为庆贺该队拿下联赛杯和国际城市博览会杯(既欧联杯和联盟杯前身),音乐人罗尼希尔顿谱写了《光荣属于利兹联》。比较有趣的是该曲开篇歌词首先提到的是曼城名将萨默比(1968年旧英甲冠军)和曼联名将乔治贝斯特(1968年欧冠冠军),另外还有利物浦、阿森纳和热刺等传统劲旅,然后才唱到“让我们为最爱的球队唱出赞美”。

由于曲调“百搭”,澳大利亚橄榄球队南悉尼兔子在最初改写本队版本的时候甚至把所有对手的队名都写了进去。如此但凡有对手改名,他们的战曲不是还需要进行微调?相较之下还是热刺版本歌词简单,直白重复更有洗脑的效果。最后再让我们来听听《光荣属于热刺》和《约翰布朗之躯》,感受一下同一种节奏演变出的不同神曲。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