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白尼原则:你与爱人白头到老的概率是……

“有一些无聊的碎嘴,对数学/天文一窍不通,他们从《圣经》中断章取义,为自己的目的加以曲解,他们会对我的著作吹毛求疵,并妄加非议。我会不予理睬,甚至认为他们的批评是无稽之谈,予以蔑视。”

这是哥白尼写给教皇保罗三世的献词,并作为1543年出版的划时代巨著《天体运行论》的作者原序。

虽然哥白尼拼命地想给自己的巨著打预防针,但是历史证明,这些“无聊的碎嘴”确实大量存在,而且前赴后继……

1514年,哥白尼写了一篇四页的《短论》给最亲近的朋友看,在这里他总结了自己的日心说猜想:

天球大圆(宇宙)没有中心。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所有天体都以太阳为运行中点,因此宇宙的中心位于太阳附近。与天穹高度相比,日地距离可谓微不足道。天空中所能见到的任何运动,皆由地球运动引起。地球如其他行星一样绕日旋转,我们所见的太阳运动是绕日旋转的结果。一些行星的逆行现象,皆由从地球上观察导致。五百多年后,这些日心说的核心原理已经成为小学生都必备的常识了,但是在那个年代,这绝对是划时代的发现。当年哥白尼自己早就看透了这一切:“我早已想到,对于那些因袭许多世纪来的成见,承认地球静居于宇宙中心的人们来说,如果我提出针锋相对的论断,即地球在运动,他们会认为这是疯人呓语。”

“在这光辉灿烂的庙堂里,除了那个普照环宇的重要地位之外,还有更合适的地方去安置这个伟大的发光体吗?……所以太阳就像端坐在王位上统领着绕其运转的行星家族。……最卓越的造物主的神圣作品无疑是何等伟大啊!”哥白尼的太阳,不仅仅是科学,还是散文诗。

在不朽著作《天体运行论》的第一卷中,哥白尼用了一张现在看来极为普通的宇宙模型图,展示了六大行星(含地球)都是绕日旋转的,这在当时无异于当头棒喝,醍醐灌顶。

哥白尼还天才地赋予了地球三种运动:自转、公转、赤纬运动(地球地轴倾角的变动)。这个超前的发现完美地解释一系列天文现象如岁差、月球运动、行星运动等。在第四卷,哥白尼用整卷专门论述了月球理论。他说:“地球还有一个侍从——月亮。”这就给了月亮一个准确的定位,月球是地球的一颗卫星。

让后人叹服的是,这一系列革命性的工作都是哥白尼凭借自己的肉眼和数学计算发现的,望远镜还要等到他去世很久之后伽利略才发明,而计算机更在遥远的未来。哥白尼体系是天文学中的根本变革,开启和奠定开普勒和伽利略伟大工作的基石。而牛顿又站在这两个巨人的肩膀上,发现了后来震古烁今的牛顿力学三大定律。

《天球运行论》是现代天文学的起点,由此开启的哥白尼革命,为人类群星闪耀的科学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学《语文》课本中有一篇《哥白尼》,著名老科学家的作品。文中说:“哥白尼的学说不只在科学史上引起了空前的革命,而且对人类思想的影响也是极深刻的。哥白尼推翻了亚里士多德以来从未动摇过的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日月星辰都绕地球转动的学说,从而在实质上粉碎了上帝创造人类、又为人类创造万物的那种荒谬的宇宙观。” 文章的结尾是,“1822年,教皇被迫承认地动学说,科学终于以伟大的不可压抑的力量战胜了神权”。

对哥白尼的这种看法,影响了几代人,而且很有代表性。哥白尼的日心说引起科学史上的革命,深刻影响了人类思想是真,但让人百思不得姐的是如何就由此导出日心说粉碎了上帝创造万物和人类的宇宙观?教皇承认地动说,又如何推出科学对神权的胜利?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圣经》里根本没有地心说或者地动说,也根本没有提到地球和太阳谁绕着谁转的问题。所以“上帝创造”的宇宙观从来都不是基于地心说或者地动说。

最先提出地心说的其实是亚里士多德,一个古希腊哲学家,地心说的集大成者托勒密是占星学家兼天文学家,他们都不是基督徒,而是多神信仰者,而提出日心说的哥白尼以及使之发扬光大的开普勒和伽利略,反而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那么哥白尼的地动学说究竟冲击了基督教的什么教义呢?什么也没有!所以哥白尼压根不担心他的学说会对教义有啥影响,反而认为他的学说能够真正证明宇宙体系设计者的伟大。他相信大能的上帝创造的宇宙一定是最简单而优美的,而非地心说那么复杂。

但如果对基督教教义没有冲击,为什么《天体运行论》会在1616-1835这200多年一直躺在天主教的名单中呢?亚里士多德-托勒密的地心学说原本只是一种宇宙理论,和基督教毫无关系,但竟然被几乎所有地球人接受了1400年,在那一千多年中,反对地心说就是反对科学啊。于是,天主教会内部的亚里士多德学派就将之纳入基督教神学的理论体系,并因此成为基督教神学的天体观。

哥白尼的地动说真正冲击的是天主教会内部的亚里士多德主义者,这些人花费了近三百多年树立起来的亚里士多德体系的权威地位,面对16世纪宗教改革的强烈挑战,已经危在旦夕。于是,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被当成了天主教和新教之间斗争的工具,亚里士多德主义者运用他们在天主教内部所掌握的宗教权威,利用了宗教改革时期的紧张局面,在《天体运行论》出版七十多年后,对之进行审查和封禁(这已经到了伽利略的时候)。

等到教皇和整个世界都被迫承认哥白尼的地动学说的时候,上帝创造万物和人类的宇宙观依然全须全尾,完完整整,一点都没被粉碎。真正被打败的只是亚里士多德-托勒密的地心学说和天主教会内部的亚里士多德学派而已。

而且科学依然是科学,信仰依然是信仰,谁都没有战胜谁,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科学和信仰开始和谐相处。

对于哥白尼的理论和圣经的教义,伽利略写道:“[哥白尼]并没有忽视圣经。他非常清楚,如果他的理论得到证实,那么是不可能跟圣经冲突的,除非圣经被曲解了。”

四百多年来,一直将神父哥白尼作为反宗教斗士以及科学革命者的形象来宣传,问过神父本人意见吗?

哥白尼的的日心说将人作为观察者,把自以为是宇宙中心的这个幻想打破,从而引出了科学上最著名和最成功的假想之一:哥白尼原则(The Copernican principle)。它是物理学和哲学的一条基本法则,最简单的定义是:没有一个观测者有特别的位置。

1969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高特(J. Richard Gott)刚刚哈佛毕业,在欧洲游玩时参观柏林墙时,对他的朋友艾伦(曾任美国天文学会主席)做了个惊世的预言:“我估计这座墙最多还能存在24年。我现在并不清楚它为什么会倒塌。我只是预测它的寿命超不过24年。”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20年后,1989年11月9日,作为东西两大阵营对立的主要象征,柏林围墙被拆毁了。

教授根据哥白尼原则,发现的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基于概率学的科学预测方法,用它可以预测世间任何事物的存在时间!这个预测背后的逻辑其实很优美简单,看图说话:

根据哥白尼原则,高特认为:“他在1969年来参观柏林墙”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殊性,也就是说,他是在柏林墙寿命的任一时间点上观察的。所以,有50%的可能,高特是在柏林墙全寿命的的1/4至3/4段参观,高特在1969年参观时,柏林墙已经存在了8年,如果高特的参观时刻在全寿命的1/4处,那该墙最多还可以存在24年(即8年×3)。如果高特的参观时刻在全寿命的3/4处,那该墙最少还有2年8个月的寿命(即8年÷3)。注意这些估计的可信度是50%。高特的运气不错,对柏林墙预测成功后,大受鼓舞,开始总结归纳他的方法,并于1993年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论文。

论文中,高特预测了人类的命运,智人已经存在了大约20万年。如果目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么有95%的把握可以肯定,我们物种的未来生存时间在20万年的1/39至39倍之间。也就是说,我们应该至少再持续5100年,但不到780万年。

根据蝴蝶效应和混沌理论,人们逐渐了解到预测一个复杂系统的未来是不可能的。哥白尼原则另辟蹊径,以概率方式预测,完全不管复杂系统中的各种因果关系。

高特后来成为一名科学的占卜者,进行了广泛的预测,包括英国工党的执政、长城、微软,百老汇的歌剧寿命以及芝加哥白袜队何时再次获得冠军等等。高特喜欢使用95%的置信水平,而他或多或少95%预测对了。

它之所以这么有效,就是因为哥白尼原则:我们在观察一个事物时所处的位置并不特殊。我们也不特殊,地球离开谁都不会不转。

运用哥白尼原则,你还会发现,已经长寿的会继续长寿,反之亦然。经验丰富的更有安全感,这些说明我们的常识是可靠的。譬如:按照哥白尼原则,不要轻易尝新,绝大多数首航都千万不要去试,比如泰坦尼克号,比如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比如火星载人计划……. , 按照95%的置信度,至少要等它们顺利运行了39次后,才能保证安全!再如:如果你的爱人告诉你,他/她有过8个前任,那么你成为终结者的概率极小。

运用哥白尼原则在宇宙学上,宇宙在大尺度下(大致上是一亿秒差距或三亿光年)是均质和各向同性的。也就是说,无论我们朝哪一个方向看,我们看到的宇宙非常一样。这一原理已为当前的宇宙观测所证实,比如宇宙微波背景辐射(CMB)的各向同性。(请参看)。

多想想哥白尼原则,放下心中执念,地球不是宇宙中心,人类也从无什么核心,茫茫人海和光同尘,你我无非芸芸众生。

日心说创始人哥白尼真的是被教会烧死的吗?哥白尼留下的重重谜团

在中学课本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欧洲古代有一名名为哥白尼的科学家因为发现了“日心说”而被当时的欧洲教会视为“异端邪说”判处火刑。

哥白尼就这样成为了为捍卫科学而献出生命的勇敢卫士,他创立的“日心说”在他死后也成功的被世人所验证、接受成为了天文学中人人必知的常识之一。

可以说时至今日哥白尼和“日心说”的故事早已经是家喻户晓,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到在这个故事的背后其实还隐藏着重重谜团等待人们的破解。

首先哥白尼究竟是怎么死的?在人尽皆知的故事版本之中哥白尼是因为挑战了教会“地心说”的权威,威胁到了教会的地位因而被教会执行火刑烧死的。

但是这一说法在历史中根本站不住脚,在欧洲另有一种说法是哥白尼并不是烧死的而是病死的,那么究竟哪一种说法是正确的呢?

教会执行火刑说的支持者认为,当时的教会在欧洲地位崇高即便是一国君主也需要接受教会的册封才能继任,而教会地位的根基就是神权。

“地心说”是教会神权的重要根基之一,如果“地心说”被证明是错误的,那么教会的权威将会遭到致命的打击,因此教会决不能容忍“日心说”的出现。

在历史中哥白尼究竟是怎么发现并验证“日心说”的并没有详细的记载,仅仅只是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了“日心说”。

不过根据相关记载不难发现,哥白尼在发现了“日心说”之后并没有大肆宣扬,这件事小编估计和当时教会的绝对统治有关,毕竟哥白尼也不是傻子,他不可能不知道“日心说”发布的后果。

“日心说”的问世距离它被发现有着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哥白尼是在他去世之前感觉命不久矣才发表了“日心说”的理论。

换而言之哥白尼在发表“日心说”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在这期间教会虽然对他进行了一些必要的审查但是要判决火刑时间是远远不够的。

更为重要的是经过考古发现,哥白尼的坟墓已经被发现,而他的墓址竟然是在一座大教堂之中,这说明当时的教会对于哥白尼并没有进行针对。

在教会统治欧洲的时代,能在大教堂中安葬陵墓对于陵墓主人是莫大的荣誉,从哥白尼的陵墓位置来看,当时的教会非但没有烧死哥白尼反而十分尊重他。

但是无可否认是,如果哥白尼真的发表了“日心说”那么绝对是教会的严重挑衅,哥白尼的“同道”被教会处决的更是不在少数。

哥白尼是“日心说”的创始人,对于“日心说”的信徒教会曾处决了一批又一批,为什么唯独对哥白尼这个“罪魁祸首”格外宽容?

哥白尼留下的种种神秘谜团让很多人怀疑哥白尼在生前和教会恐怕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密切关系,甚至有人认为哥白尼就是教会资助的科学家。

关于哥白尼生前的真相究竟如何现在早已经是无从考证,就连他的陵墓也因为年久失修而被迁移到了新的墓址,现在他那块有着太阳图案的威风墓碑也不过是后人为其重修墓穴时送给他的礼物罢了。

历史上的今天:意大利哲学家布鲁诺被宗教烧死!

1600年2月17日(距今419年),在意大利罗马的一个广场上,一个约为五十岁的男人被赤身绑在火刑架上,也许是因为长期的牢狱生活的缘故,他的身体显得很虚弱,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却很好,当刽子手们点燃了手里的火把,他在生命最后一刻呼唤道:“酷刑不能把我征服,未来的人会知道我的价值。”

他就是乔尔丹诺.布鲁诺,意大利古代的思想家、自然科学家和唯物主义哲学家,1548年他出生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旁的一所小城,因家境贫寒,没有获得读书接受教育的机会,只好进入修道院当了一名修士,他在修道院生活了十多年,由于对哲学和自然科学的爱好,特别是通过对哥白尼《天体运行论》的研究和学习,使他对宗教的神学产生了怀疑。

因此在1577年布鲁诺被开除教籍,迫使他在国外流亡近十五年,他到过德国、英国、瑞士等地,在这期间,他主要从事讲学等活动,并先后写出了《论原因.本属和统一》等重要著作。

他继承了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而且进一步发扬了哥白尼的学说,形成了新的宇宙观,他到处作演讲、写文章,有效的打击了封建神学的传统。

1591年在威尼斯,布鲁诺最终被囚禁了起来,押往意大利罗马,但是在宗教裁判所的法庭中,他拒绝忏悔,最后被教会判以火刑。历史的发展,证实了布鲁诺的临终预言,300年后的1889年,人们在他伏法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布鲁诺纪念碑。

哥白尼:哥就是这么低调有内涵

提到哥白尼,许多人浮现脑海的就是日心说。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天文学研究对哥白尼而言只是业余玩票性质,他的天文学成名巨著其实都是在业余时间完成的。

很多人喜欢说哥白尼是被烧死的。比如大名鼎鼎的徐志摩在〈安斯坦相对主义——物理界大革命〉中写道:

"大家知道当初歌白尼发现「地动说」的时候,……可怜歌白尼就同徐锡麟、秋瑾一样的让「上帝子孙」杀死了。"

倪匡也多次在作品中把哥白尼烧死了,他的卫斯理系列《再来一次》中,蒙博士说:“哥白尼说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的,他被烧死了。”

以情圣志摩大哥和浪子倪匡大叔对流行文化的影响力,哥白尼被教会烧死几乎在许多人心中成为“铁案”了。

但其实哥白尼是正常在家中寿终正寝的,享年70岁,在那个年代已经是人生七十古来稀了。据说他临终前一刻,从中风引起的昏迷中醒来,抚摸着自己新鲜出炉的不朽巨作《天体运行论》,欣慰而终。

哥白尼一生所作出的贡献非常巨大,但是后知后觉的人们在他死后才惊觉他是近代天文学的起点,是科学革命的起点,他生前所受的待遇和他的贡献完全不匹配。

哥白尼属于那种低调有内涵的全才,他是真的不想红,所谓人红是非多,你都不红,谁爱搭理你啊,更别提费劲烧你了。

真正被烧死的是拼命想红,高调张扬的乔尔丹诺.布鲁诺(Giordano Bruno),而且布鲁诺并不是因为如初中历史教科书所说的捍卫“哥白尼的日心说”而“为科学献身”,也不是因为他极力主张的除了地球,其他世界都有人居住的诸世界的学说,而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异教徒,醉心于并高调宣扬炼金术、泛神论、星相学、赫尔墨斯法统和巫术魔法。

再者,布鲁诺自己鄙视数学,恐怕很难理解哥白尼日心说体系的数学推导和结论,而只是强行鼓吹它。如同后来的德国纳粹为了鼓吹自己的种族优越性,强行借用达尔文进化论。但就因为某种固定思维和宣传模式,布鲁诺由一个巫术师,摇身一变成了科学的坚定捍卫者。

耶茨(Yeats,西方科学史家):“布鲁诺就是位具有强烈宗教改革意识的激进的赫尔墨斯法术传统的追随者,是古埃及法术宗教的信仰者,他本身就是一位法术师。他试图通过法术的方式发现自然的秘密,以便控制、利用自然,他所有的哲学和“科学”层面的探讨都从属于其宗教使命。不论什么思想,只要与他的复兴古埃及法术宗教的使命相合就都会为其所用,为此他丝毫不理会当时基督教的禁忌。无疑,正是这一点在很大的程度上导致了宗教裁判对他的反感。”

教会对布鲁诺多年调查庭审后的判决书中对日心说只字未提,布鲁诺的罪名是:否认耶稣是神,否认三位一体学说,否认圣母玛利亚的童贞,认为万物有灵,对于地狱和犯罪的错误看法,亵渎神明,侮辱教会神职人员,试图在修道院纵火,研究和实施行巫术,等等。

这些名义上的罪名(这些没有冤枉布鲁诺),在中世纪,够布鲁诺死上好几回了。(当时的异端是个极其严重的罪,天主教认为它不但害己,使自己的灵魂不能得救,而且害人,使很多受蒙蔽者丧失灵魂)。

更悲催的是布鲁诺大神基本上看谁都不顺眼,逮谁怼谁,身为神父,他除了肆意攻击天主教会,还猛烈抨击路德、加尔文等新教领袖为“世上最愚蠢的人”,嘲笑他们“毫无头脑,没有知识,远远离开了文化与生活,而在永恒的迂腐中发霉腐烂”。

他出版了《圣灰晚餐》一书攻击牛津大学的教授们,说他们对希腊文的了解还不如对啤酒了解得多。

不过无论如何,这些都不是致死的罪,一个批评不字油,炎论有罪,甚至丝想也受强烈钳制的时代,说它是黑暗的中世纪,一点都不为过。

哥白尼 – 被徐志摩、倪匡等“烧死”的盖世英雄

阿方索星表, 1252年根据托勒密地心学说编制以献给当时欧洲最有学问的国王之一阿方索十世。用这套星表,天文学家能求出日月蚀和任何时刻的行星位置。在两个多世纪内,被认为是最好的天文表。

阿方索十世却对这个献礼不太满意,因为当时每一颗行星都需要40~60个小圆来进行轨道修正!这位欧洲最有学问的国王说:“如果上帝创造世界时我也在场,那么我一定会建议上帝做点改进。”

托勒密“圆环套圆环娱乐城”的体系在当时确实已经破绽百出了,为了回应国王的改进建议,上帝决定派一位盖世英雄来救场……

严光,字子陵,东汉著名隐士,小时与刘秀是同窗加好友,刘秀奋斗成功黄袍加身后,他在泽边披着羊裘大衣钓鱼,刘秀一听,就知道是他,于是派人三请四请,请到后,两人像小时候那样同床共眠,熟睡后,严光将脚压在皇帝的肚子上,谁知这一脚引起了天象异常,第二天,掌管天文的太史官上奏:“客星侵犯了帝星!《后汉书.严光传》:“引严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帝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对于这么神奇的故事,后世却基本都不敢有疑。以范仲淹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等都认为:“(严光)既而动星象,归江湖,得圣人之清。” 观天象而知人事,这种“极高明的科技”,古人中能掌握的居然不少,传说中鬼谷子、姜尚、张良,诸葛亮、邵雍、刘伯温等等,都是精于此道的高手。

当然这不止是中国人的专利,西方据说也有许多此道高手,西方的占星术一直都很流行,而且与时俱进。

一个圣诞节晚上,哥白尼很敬重的老师沃德卡观星,看到火星和土星排成一种特殊的角度,认为这预示着匈牙利的皇帝卡尔温会有很大的灾难。

小男孩对此不以为然:“老师,火星也好,土星也好,都是天上的星星,他们与卡尔温毫无关系,怎么能预示他的祸福呢?”

“如果是这样,那人还有没有意志?如果有,人的意志和天上的星星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敢于质疑“古今最高深学问”的小男孩,就是尼古拉·哥白尼(Nicolas Copernicus)。

提到哥白尼,许多人浮现脑海的就是日心说。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天文学研究对哥白尼而言只是业余玩票性质,他的天文学成名巨著其实都是在业余时间完成的。

很多人喜欢说哥白尼是被烧死的。比如大名鼎鼎的徐志摩在〈安斯坦相对主义——物理界大革命〉中写道:

"大家知道当初歌白尼发现「地动说」的时候,……可怜歌白尼就同徐锡麟、秋瑾一样的让「上帝子孙」杀死了。"

倪匡也多次在作品中把哥白尼烧死了,他的卫斯理系列《再来一次》中,蒙博士说:“哥白尼说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的,他被烧死了。”

以情圣志摩大哥和浪子倪匡大叔对流行文化的影响力,哥白尼被教会烧死几乎在许多人心中成为“铁案”了。

但其实哥白尼是正常在家中寿终正寝的,享年70岁,在那个年代已经是人生七十古来稀了。据说他临终前一刻,从中风引起的昏迷中醒来,抚摸着自己新鲜出炉的不朽巨作《天体运行论》,欣慰而终。

哥白尼一生所作出的贡献非常巨大,但是后知后觉的人们在他死后才惊觉他是近代天文学的起点,是科学革命的起点,他生前所受的待遇和他的贡献完全不匹配。

哥白尼属于那种低调有内涵的全才,他是真的不想红,所谓人红是非多,你都不红,谁爱搭理你啊,更别提费劲烧你了。

真正被烧死的是拼命想红,高调张扬的乔尔丹诺.布鲁诺(Giordano Bruno),而且布鲁诺并不是因为如初中历史教科书所说的捍卫“哥白尼的日心说”而“为科学献身”,也不是因为他极力主张的除了地球,其他世界都有人居住的诸世界的学说,而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异教徒,醉心于并高调宣扬炼金术、泛神论、星相学、赫尔墨斯法统和巫术魔法。

再者,布鲁诺自己鄙视数学,恐怕很难理解哥白尼日心说体系的数学推导和结论,而只是强行鼓吹它。如同后来的德国纳粹为了鼓吹自己的种族优越性,强行借用达尔文进化论。但就因为某种固定思维和宣传模式,布鲁诺由一个巫术师,摇身一变成了科学的坚定捍卫者。

耶茨(Yeats,西方科学史家):“布鲁诺就是位具有强烈宗教改革意识的激进的赫尔墨斯法术传统的追随者,是古埃及法术宗教的信仰者,他本身就是一位法术师。他试图通过法术的方式发现自然的秘密,以便控制、利用自然,他所有的哲学和“科学”层面的探讨都从属于其宗教使命。不论什么思想,只要与他的复兴古埃及法术宗教的使命相合就都会为其所用,为此他丝毫不理会当时基督教的禁忌。无疑,正是这一点在很大的程度上导致了宗教裁判对他的反感。”

教会对布鲁诺多年调查庭审后的判决书中对日心说只字未提,布鲁诺的罪名是:否认耶稣是神,否认三位一体学说,否认圣母玛利亚的童贞,认为万物有灵,对于地狱和犯罪的错误看法,亵渎神明,侮辱教会神职人员,试图在修道院纵火,研究和实施行巫术,等等。

这些名义上的罪名(这些没有冤枉布鲁诺),在中世纪,够布鲁诺死上好几回了。(当时的异端是个极其严重的罪,天主教认为它不但害己,使自己的灵魂不能得救,而且害人,使很多受蒙蔽者丧失灵魂)。

更悲催的是布鲁诺大神基本上看谁都不顺眼,逮谁怼谁,身为神父,他除了肆意攻击天主教会,还猛烈抨击路德、加尔文等新教领袖为“世上最愚蠢的人”,嘲笑他们“毫无头脑,没有知识,远远离开了文化与生活,而在永恒的迂腐中发霉腐烂”。

他出版了《圣灰晚餐》一书攻击牛津大学的教授们,说他们对希腊文的了解还不如对啤酒了解得多。

不过无论如何,这些都不是致死的罪,一个批评不自由,言论有罪,甚至思想也受强烈钳制的时代,说它是黑暗的中世纪,一点都不为过。

哥白尼 1473年2月19日出生于波兰王国的皇家普鲁士,从幼时就开始学习神学医学,在意大利取得教会法规博士后,30岁的哥白尼回到了瓦尔米亚,往后40年的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瓦尔米亚了。和我们教科书上科学家们“反宗教斗士”的形象相反,很多“斗士”其实都是虔诚的信徒,比如孟德尔(我的时代终将到来-生命法则奠基者孟德尔),当然也包括哥白尼。

哥白尼的本职工作是神父兼医生,一生悬壶行医。他医术高明,四处免费为穷苦人治病,被人们誉为“神医”,他开出的一些药方的手迹至今还保存着。

哥白尼通晓多国语言,胜任翻译毫无压力,了解古典文学,做过执政官、外交官,州长。所以,哥白尼玩天文还真有点不务正业啊……

哥白尼也是一位出色的数学家,他的《天体运行论》还是一部经典的数学著作,这部巨著共分六卷,第二卷全是数学公式和相关的数学原理,他首创了平面三角和球面三角的演算方法,以三角学论证了天体运行的基本规律。第三卷用数学描述地球的运动,他精确地算出恒星年时间为365天6小时9分40秒,比现在的精确值约多30秒,误差只有百万分之一;他推出月亮到地球的平均距离是地球半径的60.30倍,和现在的60.27倍相比,误差只有万分之五。

哥白尼还是一名出色的经济学家,1517年他写过《货币的一般理论》一书,提出通货膨胀和政府定价对经济的影响,总结了货币量化理论,这已成为当今经济学的重要基础之一。哥白尼提倡货币改革,认为:“政府当局从货币贬值去谋取利益,正像农人播种廉价的坏种子去节省开支一样。”

这比喻当时在普鲁士和波兰大红,火的程度如同后来的中本聪提出比特币。可惜一样的叫好不叫座。哥白尼的货币改革提议生不逢时,没能等到几百年后区块链大火的一天。因为对付货币贬值的可能良方不是当局的良心发现,而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1519年,哥白尼第一个提出劣币淘汰良币理论,也就是著名的格雷欣法则(Greshams Law)比托马斯·格雷欣早了几十年。因此该法则有时也称为格雷欣-哥白尼法则。

哥白尼文武全才,你一定想不到他居然还能上战场领兵打仗。1520年,条顿骑士团侵略波兰,骑士团的军队进攻奥尔兹丁,当时敌众我寡,许多平民和大部分神父都给吓跑了,而哥白尼挺身而出,坚守战斗岗位,他作为军事指挥勇敢领导了奥尔兹丁城的人民奋勇反击,多次击退骑士团的大规模进攻。经过几个月的攻防,在哥白尼领导下固若金汤的奥尔兹丁让骑士团陷入绝望,不得不同波兰王国议和。1525年,条顿骑士团团长阿尔贝特把占据的东普鲁士改为普鲁士公国,从此臣服于波兰。

跨界全才如哥白尼,一生依然谦卑谨慎,虔诚信仰基督。爱因斯坦在哥白尼逝世410周年纪念会上赞赏道:“哥白尼的这个伟大的成就,不仅铺平了通向近代天文学的道路;而且也帮助人们在宇宙观上引起了决定性的变革。一旦认识到地球不是世界中心,而只是较小的行星之一,以人类为中心的妄想也就站不住脚了。这样,哥白尼通过他的工作和他的伟大的人格,教导人们要谦虚谨慎。没有一个民族可为他们中间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而骄傲起来。因为民族骄傲完全是一种无聊的癖好,在哥白尼这样一位内心独立的人的面前,是难以站得住脚的。”

与那些浩瀚宇宙中的帝星,客星等相比,在太阳系第三颗行星上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真的也不过只是一粒粒微不足道的尘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