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白尼:哥就是这么低调有内涵

提到哥白尼,许多人浮现脑海的就是日心说。但大家不知道的是,天文学研究对哥白尼而言只是业余玩票性质,他的天文学成名巨著其实都是在业余时间完成的。

很多人喜欢说哥白尼是被烧死的。比如大名鼎鼎的徐志摩在〈安斯坦相对主义——物理界大革命〉中写道:

"大家知道当初歌白尼发现「地动说」的时候,……可怜歌白尼就同徐锡麟、秋瑾一样的让「上帝子孙」杀死了。"

倪匡也多次在作品中把哥白尼烧死了,他的卫斯理系列《再来一次》中,蒙博士说:“哥白尼说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的,他被烧死了。”

以情圣志摩大哥和浪子倪匡大叔对流行文化的影响力,哥白尼被教会烧死几乎在许多人心中成为“铁案”了。

但其实哥白尼是正常在家中寿终正寝的,享年70岁,在那个年代已经是人生七十古来稀了。据说他临终前一刻,从中风引起的昏迷中醒来,抚摸着自己新鲜出炉的不朽巨作《天体运行论》,欣慰而终。

哥白尼一生所作出的贡献非常巨大,但是后知后觉的人们在他死后才惊觉他是近代天文学的起点,是科学革命的起点,他生前所受的待遇和他的贡献完全不匹配。

哥白尼属于那种低调有内涵的全才,他是真的不想红,所谓人红是非多,你都不红,谁爱搭理你啊,更别提费劲烧你了。

真正被烧死的是拼命想红,高调张扬的乔尔丹诺.布鲁诺(Giordano Bruno),而且布鲁诺并不是因为如初中历史教科书所说的捍卫“哥白尼的日心说”而“为科学献身”,也不是因为他极力主张的除了地球,其他世界都有人居住的诸世界的学说,而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异教徒,醉心于并高调宣扬炼金术、泛神论、星相学、赫尔墨斯法统和巫术魔法。

再者,布鲁诺自己鄙视数学,恐怕很难理解哥白尼日心说体系的数学推导和结论,而只是强行鼓吹它。如同后来的德国纳粹为了鼓吹自己的种族优越性,强行借用达尔文进化论。但就因为某种固定思维和宣传模式,布鲁诺由一个巫术师,摇身一变成了科学的坚定捍卫者。

耶茨(Yeats,西方科学史家):“布鲁诺就是位具有强烈宗教改革意识的激进的赫尔墨斯法术传统的追随者,是古埃及法术宗教的信仰者,他本身就是一位法术师。他试图通过法术的方式发现自然的秘密,以便控制、利用自然,他所有的哲学和“科学”层面的探讨都从属于其宗教使命。不论什么思想,只要与他的复兴古埃及法术宗教的使命相合就都会为其所用,为此他丝毫不理会当时基督教的禁忌。无疑,正是这一点在很大的程度上导致了宗教裁判对他的反感。”

教会对布鲁诺多年调查庭审后的判决书中对日心说只字未提,布鲁诺的罪名是:否认耶稣是神,否认三位一体学说,否认圣母玛利亚的童贞,认为万物有灵,对于地狱和犯罪的错误看法,亵渎神明,侮辱教会神职人员,试图在修道院纵火,研究和实施行巫术,等等。

这些名义上的罪名(这些没有冤枉布鲁诺),在中世纪,够布鲁诺死上好几回了。(当时的异端是个极其严重的罪,天主教认为它不但害己,使自己的灵魂不能得救,而且害人,使很多受蒙蔽者丧失灵魂)。

更悲催的是布鲁诺大神基本上看谁都不顺眼,逮谁怼谁,身为神父,他除了肆意攻击天主教会,还猛烈抨击路德、加尔文等新教领袖为“世上最愚蠢的人”,嘲笑他们“毫无头脑,没有知识,远远离开了文化与生活,而在永恒的迂腐中发霉腐烂”。

他出版了《圣灰晚餐》一书攻击牛津大学的教授们,说他们对希腊文的了解还不如对啤酒了解得多。

不过无论如何,这些都不是致死的罪,一个批评不字油,炎论有罪,甚至丝想也受强烈钳制的时代,说它是黑暗的中世纪,一点都不为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