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利略的勇气

在十六、十七世纪的欧洲,神权政治依然占据着主宰地位。宗教审判科学、教义等同法律。神学家们推崇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玫的地心说。在神学家看来,太阳是围绕地球运转的,因为上帝创造太阳的目的,就是要照亮地球。

伽利略是哥白尼学说坚定的支持者和积极宣传者。伽利略通过自己的观测和研究,认识到哥白尼的学说是正确的,而托勒玫的地心说是错误的。在伽利略看来,科学家的良心就是追随真理。

罗马教廷是决不会放过伽利略的,他们先是对伽利略发出措辞严厉的警告,继而把他召到罗马进行审讯。1616年2月,宗教裁判所宣布,不许伽利略再宣传哥白尼的学说,无论是讲课或写作,都不得再把哥白尼学说说成是真理。

在教会的下,伽利略被迫作了放弃哥白尼学说的声明。但是伽利略的内心深处并没有放弃哥白尼学说,相反,继续不断的观测和深入研究,使他更加坚信哥白尼学说是完全正确的科学理论。在佛罗伦萨郊外的锡尼别墅里,伽利略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的身体大不如前,病魔在残酷地折磨他,但是他依然念念不忘宣传哥白尼的学说。经过长久的酝酿构思,用了差不多五年时间,一部伟大的著作《关于两种世界体系的对话》终于诞生了。这本书以充分的论据和大量无可争辩的事实科学地论证哥白尼的日心说。

这本书所包含的思想和结论使教会和神学家们感到极大地恐慌。他们罗织罪名,阴谋策划,疯狂地迫害伽利略。1632年8月,罗马宗教裁判所下令禁止这本书出售,并且由罗马教皇指名组织一个专门委员会对这本书进行审查。同年10月,伽利略接到了宗教裁判所要他去罗马接受审讯的一纸公文。

1633年初,伽利略抱病来到罗马。他一到罗马便失去自由,关进了宗教裁判所的牢狱,并且不准任何人和他接触。

在罗马宗教裁判所充满血腥和恐怖的法庭上,真理遭到谬误的否决,科学受到神权的审判。那些满脸杀机的教会法官们,用火刑威胁伽利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他们就要对他处以极刑。年迈多病的伽利略绝望了。他知道,真理是不可能用暴力扑灭的,尽管他可以声明放弃哥白尼学说,但是宇宙天体之间的秩序是谁也无法更改的。

在审讯和刑法的折磨下,伽利略被迫在法庭上当众表示忏悔,同意放弃哥白尼学说,并且在判决书上签了字。

“为了处分你这样严重而有害的错误与罪过,以及为了你今后更加审慎和给他人做个榜样和警告,”穿着黑袍的主审法官当众宣读了对伽利略的判决书,“我们宣布用公开的命令禁止伽利略的《关于两种世界体系的对话》一书;判处正式把你终身关入监狱内……”

1637年监狱内的伽利略双目完全双目失明,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但是,即使这样,伽利略仍旧没有失去探索线年,他完成了《关于两门新科学的讨论》这部伟大的著作。这本书是伽利略长期对物理学研究的系统总结,奠定了他作为近代物理学之父的地位。

1642年1月8日,78岁的伽利略轻轻地说着:追求科学,需要有特殊的勇气。 渐渐地停止了呼吸。

300多年后的今天,1979年在世界主教会议上,罗马教皇提出重新审理“伽利略案件”。

我为人类、为科学庆幸:伽利略当年没有自杀。(摘编自日本中文导报 作者:天 天)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