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肯布兰德的信使—-克奥尔

克奥尔是埃肯布兰德麾下的一位骑兵,随他参与了第二次艾森河渡口之战,随后他很有可能参与了号角堡之战[3]。

3019年3月2日,第二次艾森河渡口之战爆发,埃尔夫海尔姆和格里姆伯德带领的洛汗士兵寡不敌众,只能撤退到艾森河东岸进行防守,但敌人源源不断地涌来发起猛攻。在3月3日白天,艾森河渡口完全失守,洛汗守军纷纷撤退,埃肯布兰德尽力召集溃散的人马并带领他们退往海尔姆深谷。在战争中,克奥尔的头盔被打至凹陷,盾牌也已破碎。在守军撤退时,克奥尔得到命令前去警告元帅伊奥梅尔,让他回防埃多拉斯。于是克奥尔骑马赶往埃多拉斯,在半路上遇见了前来支援艾森河渡口的洛汗大军,克奥尔下马报告了战况并求见伊奥梅尔[3]。

伊奥梅尔在哪里?告诉他前方已经无望。他该抢在艾森加德的恶狼抵达埃多拉斯之前,赶回那里[3]。

但领军的其实是复苏的洛汗王希奥顿,他催马上前认出了克奥尔,克奥尔震惊跪下,将他那柄已经砍出缺口的剑献上并恳求原谅,于是希奥顿王令人为他换上新马,一同奔赴战场。在甘道夫的建议下,他们选择了前往海尔姆深谷[3]。随后甘道夫离他们而去,独自前去艾森河渡口,他找到了格里姆伯德和埃尔夫海尔姆,他们听从甘道夫的建议并且相信甘道夫是奉着希奥顿王的命令,既因为他骑着捷影,也因为他知晓信使的名字是克奥尔以及知道信使带去的消息[4]。

跟其他的洛希尔人一样,克奥尔的名字来源于古英语。Ceorl 指的是盎格鲁萨克逊的一个特定的社会阶层(也被称为 Carl 或 Churl),事实上它是保持自由人身份所需的最低阶层。从历史上看,这类人通常不是专业的士兵,如果克奥尔的身份背景正如其名字一般,可以猜测,他也许是一个农夫或商人,被征召入伍以帮助洛汗应对迫在眉前的危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